​习惯板着脸,其实有副热心肠

2019-09-29 中国应急管理报 记者 庄娅琳
在重庆市大足区,刘建是名副其实的“老人”。

刘建在工作

在重庆市大足区,刘建是名副其实的“老人”。

刘建是大足区金山镇原安监办主任,今年机构改革后,到了金山镇应急办工作。

35年前,在西藏乃堆拉山口做了8年侦察兵的刘建,退伍后来到大足区回龙镇(原回龙乡)治安室工作。“那会儿治安室的工作涵盖交通安全、消防安全、治安安全等。”刘建说。从那时起,他便与安全监管工作分不开了。

“怕得罪人就干不好安监”

1991年,刘建来到金山镇工作。

1997年12月8日,一辆中巴车行经金山镇,车上乘客携带的烟花爆竹导致中巴车爆炸起火燃烧,致10人死亡、20余人受伤。事故发生5分钟后刘建就赶到现场,参与救援。“当时从车上救下来的人都是黑黢黢的,完全看不出长什么样。”刘建说。这起事故让他深刻地认识到安全监管工作的重要性。

2003年,重庆市各乡镇成立安监办,有着多年安全监管工作经历的刘建成为重庆市第一批安监办主任,这一干就是16年。

金山镇不大,在镇上工作,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人情关难过,而安全监管最怕“讲人情”。

“怕得罪人就干不好安监。”刘建说。所以工作起来,他总是板着脸。

一次,刘建去一家农机配件厂检查,发现在改建厂房现场,工人在15米高的钢梁上作业,竟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刘建当场责令其停工整改。但是第二天复查时,他发现该厂完全没有整改。“我当即就下达了对其罚款1000元的处罚决定书(授权委托执法的最高限额)。没过多久,就有人找我说情,均被我拒绝了。”

主动帮助农民工开展事故维权

从事安监工作后,刘建发现,很多农民工在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因为对相关法律政策不熟悉,在索要赔偿方面吃了亏。

“农民工群体普遍对法律知识了解不多,维权意识也不强,经济条件较差,既然我能帮到他们,就多为他们做一点。”刘建说。

据了解,2001年刘建完成法律专业本科学习后,便考取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资格证。多年来,他一直利用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帮助农民工们进行安全事故维权。

金山镇群众只要涉及交通事故、工伤事故、医疗事故赔偿的处理,刘建都会全情投入到帮扶中。仅2018年前4个月,他就帮助务工人员获取了100万元左右的赔偿。

“不只是镇上,区里甚至周边区县很多人也晓得刘建,很多人慕名来找刘建帮忙,咨询法律方面的事。”金山镇应急办主任赵亮说。

“现在肯定还要全心全意把我的本职工作做好。退休以后,我再用更多时间帮助别人调解矛盾和解决法律上的难题。”刘建说,现在应急办刚刚成立,基层工作千头万绪,尽管即将退休,但他依然干劲十足。

刘建还是大足区政协委员。目前,他正着手准备的一个提案便是关于应急管理的。“应急管理职责内容丰富,对基层基础工作要求也高,因此我想就完善基层应急设备设施建设及大力推进基层应急人员能力培训献言献策。”他介绍。

责任编辑:翟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