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践行“人民至上”的铮铮誓言

2020-07-22 中国应急管理报 戴保生
山岳垂首,赣水呜咽。 7月20日10时,江西省南昌市湾里管理局为张五洲、徐济鑫两位烈士举行了追悼会,300余人含泪送英雄最后一程。 7月7日22时50分许,湾里消防救援大队梅岭镇专职消防站消防员张五洲、徐济鑫在成功处置由汛情造成的道路险情,将被困群众成功送到安全地带后,撤离期间被从侧面突然奔流而下的山洪卷走。

山岳垂首,赣水呜咽。

7月20日10时,江西省南昌市湾里管理局为张五洲、徐济鑫两位烈士举行了追悼会,300余人含泪送英雄最后一程。

7月7日22时50分许,湾里消防救援大队梅岭镇专职消防站消防员张五洲、徐济鑫在成功处置由汛情造成的道路险情,将被困群众成功送到安全地带后,撤离期间被从侧面突然奔流而下的山洪卷走。

连日来,湾里管理局和南昌市消防救援支队组织1000多人全力搜救,可奇迹没有出现。7月10日12时许,张五洲、徐济鑫的遗体先后被搜寻到。

梅岭镇专职消防站现有28名消防员,38岁的张五洲年龄最大,21岁的徐济鑫年龄最小。

7月17日,江西省人民政府作出关于同意评定张五洲、徐济鑫两名同志为烈士的批复。

倒下前

他们刚刚完成生命托举

7月7日21时14分,南昌市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湾里梅岭森林公园附近公路发生两车追尾交通事故,导致交通阻断,大量群众被困。支队迅速调集湾里梅岭镇专职消防站、招贤大道消防救援站、西湖区八一消防救援站6车48名指战员赶赴现场。

7月4日至7月7日,湾里辖区普降暴雨,局部降雨量达221毫米。

7日21时31分,梅岭镇专职消防站2车10名指战员到达现场。此时,有50余辆车及180余名群众被堵在环山公路上。2名被困人员所处的位置,左边是悬崖峭壁,右边是汹涌的河流,情况十分危急。经过初步现场侦察研判,梅岭镇专职消防站站长宋福理命令兵分两路:一路由他带队,带着张五洲、徐济鑫、熊杰等同志前去营救2名被困司机;一路负责转移被困群众,疏导滞留车辆。

“救命啊!你们到了没有?快点呀,我害怕!”救援一组指挥员通过手机联系到1名女性被困人员,此时她显得十分惊恐不安。由于道路被积水阻断,救援队员无法直接通过公路到达,大家只能携带索降绳、安全绳等近35公斤重的救援装备,借助救援强光灯的光亮,踩着泥泞,穿过丛林和荆棘,绕道山地前往事故现场。救援队员到达事故现场上方后,发现2名被困人员正借助事故车辆的横截面阻断水流,紧贴车身,在极其狭小的空间内等待救援。此时,事故车辆正被湍急的水流缓慢地推向河边,2名被困人员随时有生命危险。

危急关头,救援一组将绳索一头固定在树木上,采取索降的方法直接到达事故现场中心位置,支起“生命索道”。大家上拉下推,迅速有序地将2名被困人员沿“生命索道”成功转移至山上安全地带。

22时50分,张五洲、徐济鑫、熊杰3名负责殿后的人员还没来得及撤离,汹涌的山洪突然从侧面奔袭而下,将路旁河道护栏形成的“堰塞湖”冲垮,并掀起1米多高的洪峰,瞬间将张五洲、徐济鑫、熊杰卷走。熊杰被激流冲到公路护栏和汽车夹角地带。他顺势抓住护栏,后被其他救援人员救起,幸免于难。而张五洲、徐济鑫被湍急的山洪卷入河中,最终不幸遇难。

平日里

救人于水火已成为习惯

梅岭镇专职消防站站部墙上,一面写有“危难之中显身手,狮峰救援真英雄”14个大字的锦旗格外引人注意。那是一名被救驴友事后特意送来的。

2019年1月30日17时许,梅岭镇专职消防站突然接到一个求救电话:一队驴友登山走野路,40多岁的张雅敬女士小腿严重受伤,与1名留下照顾她的驴友被困狮子峰。

狮子峰海拔200多米,辖区总面积100多平方公里。由于被困人员难以说清自身具体位置,给救援增加了很大难度。接到救援指令后,7名消防员立即带好救援装备赶到狮子峰下,沿着崎岖的旅游山路,仅用时20分钟就赶到了狮子峰峰顶。可大家却怎么也找不到被困人员。随后,张五洲、徐济鑫一直冲在最前面探路,经过来回三次开展地毯式搜寻,还是找不到被困人员。

此时天色已晚,大家虽然又冷又饿,但是想的却是尽快将被困人员找到。20时2分,大家终于在密林里找到被困人员。在送被困人员下山的路上,张五洲不顾劳累在前面抬担架,徐济鑫抢着在后面抬担架,让受伤人员及时得到了治疗。

去年8月8日,一居民家中发生厨房煤气泄漏事故。当张五洲、徐济鑫和队友正准备冲上楼时,煤气罐突然发生轰燃,房间内的窗户玻璃全部被震碎,火苗冲出窗外。

“关闭煤气罐阀门,迅速救人!”指挥员号令刚刚发出,听到被困人员大声呼救的张五洲和徐济鑫,立刻飞身冲上三楼撬开房门。随后,张五洲冒着煤气罐随时可能爆炸的风险,迅速上前关闭阀门,而后扛起煤气罐迅速跑出火场;徐济鑫则快速背起伤者冲下楼梯,将其安全送上救护车。

为逐梦

来到消防队伍燃烧激情

张五洲、徐济鑫生前所在的宿舍,摆设整齐划一,严肃的氛围和军营没有两样。说起张五洲、徐济鑫刚到专职站任职的情景,宋福理禁不住流下眼泪。

张五洲是湖北蕲春县人,毕业于湖南商学院。专职消防员月工资才2000多元,一名本科生为何要放弃原本在企业比这里高几倍工资的工作来当消防员?

“张五洲从小就有一个军人梦,但是遗憾的是始终没能走进军营。”宋福理解释。

张五洲的妻子在南昌市上班。有一次,张五洲在网上看到当时的湾里区政府招录政府专职消防员的消息,突然勾起了年少时的军营梦。他当时就想:专职消防员能直接为老百姓排忧解难,何乐而不为?2018年2月,张五洲以36岁的“高龄”来到消防站,当上了一名专职消防员。

徐济鑫的家在离专职消防站驻地不到700米的地方。“每次听到嘹亮的口号声、出警的警铃声,徐济鑫说他总觉得有一种神圣感在心中激荡。”宋福理回忆,徐济鑫曾跟他说,自己想进国家队。可由于体形偏胖,他始终没能如愿。2017年5月,他排除一切干扰,毅然走进了专职消防站的大门。

由于年龄原因,张五洲在体力上不如年轻人。但是他从不以此为借口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一些难度大的科目难以达标,他就一个人躲起来加班加点地练习,直到达到标准要求。每天晚上睡觉前,他还要雷打不动地做完200个俯卧撑、200个仰卧起坐。进站不久,他就当上了副班长,还被评为“优秀专职队员”。

徐济鑫同样有不服输的劲头。刚入职时,徐济鑫体重有80多公斤,中队第一次体能考核,他就“打了酱油”。于是,他坚持每天早晚各跑5公里,2个月下来,瘦了10多公斤。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很快成为了中队的训练尖子。

离开后

身影刻在人们记忆里

张五洲、徐济鑫走了。消息传到站里,曾与他们朝夕相处的队友怎么也不肯相信。

21岁的徐济鑫还是个单身汉,对父母亲人还有很多未完成的承诺。

38岁的张五洲有两个孩子,大的10岁,小的7岁,一直留在老家由岳父岳母帮着带。特别是今年以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和汛情影响,不要说远在外地的亲人,就是同在一个城市的妻子与他也有半年没见。生前,对于张五洲来说,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晚上跟家人视频,隔着手机屏幕与孩子们嬉闹。

张五洲、徐济鑫永远地与他们的亲人、战友分开了,但是他们的身影却永远刻在人们的记忆里。

宋福理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件事:2019年8月16日中午,大家正在午休,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哭喊着说自己的孩子走丢了。听到呼救,张五洲第一时间叫醒大家,分成两个组,一组沿着马路挨个儿店面寻找,一组到附近的小道、小河沟搜寻。最后,大家在沿街一家小饭馆里将走失的孩子找到。

看到失而复得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哭成了泪人,挨个握着队员的手,不停地说谢谢。

宋福理多么希望,张五洲、徐济鑫也像那个孩子一样,只是走丢了,还能被大家找回来。

责任编辑:张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