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十三五”| 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加强应急通信建设,塑造灭火作战指挥新格局

织就灭火救援“天网”

2020-11-13 中国应急管理报 庞兴航
从“听声辨位”到“现场图传”,由“纸上谈兵”到“线上指挥”……“十三五”期间,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经历了跨越式发展。

■庞兴航 

从“听声辨位”到“现场图传”,由“纸上谈兵”到“线上指挥”……“十三五”期间,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经历了跨越式发展。

守护着祖国北疆广大林区的内蒙古自治区森林消防总队指战员切实感受到了国家应急通信建设的发展进程,也通过推进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等应用,实现了灭火作战的动中联通、动中指挥,推动了应急救援能力有力提升。

image.png

金秋十月,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预任通信专业消防员培训活动如期举办。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连续3年担任培训队教员的大兴安岭森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通信班班长范晓斌却感受到了“大不同”。

“除了传统的对讲机、转信台和视频系统培训外,随着应急通信与防灭火指挥管理平台的对接应用越来越广泛、功能越来越强大,这方面的培训内容也在不断增加。”范晓斌说,随着卫星热点监测、遥感技术、北斗指挥系统的逐步引入,灭火指挥员有了更加精准精确地进行现场指挥的可能,这也使得熟练操作使用各类通信模块,成为当前通信人员的必备技能之一。

“我刚到通信岗位的时候,老班长说通信兵要‘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忍受最难熬的孤独’,为的是能够给处于大山深处的火场架设联得通、不断线的转信台。”范晓斌回忆起入队之初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如今,运用卫星遥感等技术辅助,通信工作事半功倍。”

队伍核心能力建设发展催生出通信技术的升级换代。正如范晓斌所感受到的,“十三五”期间,森林消防队伍灭火救援能力整体得到提升,以往点对点、层级部署的通信联络方式已经发展成扁平化、全域覆盖的通信指挥系统。

近几年,范晓斌所在的奇乾中队多次参与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灭火作战,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建成和其民用应用的普及,基层指挥员能够通过手机直接联网北斗系统,与指挥平台进行实时数据互传,配合覆盖林区的13座超短波基站,能够迅速开设火场前线指挥所,力量部署调动的速度、规模大幅扩大、精度等大幅提升,真正做到了“投重兵、打小火”。

2019年6月,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在扑救大兴安岭金河森林火灾过程中,6个支队1800多名指战员在方圆近百公里的火场周边布控,指挥“中军帐”一声令下,数百个分队分散行动、千余辆车同步开进,迅速对火场形成合围之势。这场大火的成功扑救,离不开全域全时的通信联络辅助。

5年来,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参与千人以上灭火行动8次,最多同时在18个火场同步作战。大规模、集群式、多点位、同时段成功组织指挥灭火救援行动的背后,是日益完善成熟的卫星通信网络为指挥决策插上的“顺风耳”。

image.png

通辽市科左后旗“大青沟”景区,有“沙海明珠”的美誉。这条长达10多公里的绿色深谷紧邻科尔沁沙地,沟内史前残存的森林植物群落极具研究和观赏价值。科左后旗森林消防中队常年驻守“大青沟”,例行巡护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座20多米高的瞭望塔。

“我刚来的时候,每天都要登塔瞭望火情,现在瞭望塔已成游客的观景台了。”说起瞭望塔的前世今生,该中队一级消防士庄启国滔滔不绝。

“登塔瞭望曾是火情监测的重要手段,是曾经的‘千里眼’,但随着卫星遥感技术的成熟,我们有了新设备。”说着,庄启国从作战马甲中掏出一个烟盒大小的盒子。“这是单兵使用的北斗系统终端,我们叫它‘星盒’,可以通过蓝牙连接手机,实时发送位置信息并查看卫星云图,还可以实现短报文发送,甚至还能使用微信。”

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与应急救援工作的深度融合,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指挥中心的大屏上,多源卫星支撑的卫星遥感监测平台实时显示着火情预警信息。

“如今,卫星不仅24小时对森林草原热源进行监测、预警、火情自动智能评估,而且配合三维地理信息系统的使用,我们还可获得火场周边道路、水源,以及气温、降水等多种信息。”该总队作战指挥中心助理员庞立中介绍。

“近年来,我国加大科研投入力度,初步建成了以天通卫星和高通量卫星为主的宽带通信卫星网,配合便携卫星站发展的小型化、轻型化、自动化,寻星速率和传输效果得到极大改善,完全可以支撑无公网情况下的通信保障。”在通信岗位工作了近30年的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通信处副处长王铁峰说。

2017年,该总队在多方调研的基础上,加快了天通卫星的应用,使得在山高林密的原始林腹地也能实现稳定图传,进行无人机配合的辅助勘察,迅速进行火场动态标绘、扑火力量定位和火情发展预判,同时还能第一时间将火情信息与一线指挥人员共享,实现了林火扑救“专家会诊”。

从“想到”到“看到”,卫星技术的普及应用让灭火指挥决策正式进入了“影音时代”。

image.png

谈起扑救今年山西榆社森林火灾的经历,锡林郭勒盟森林消防支队班长刘金刚心有余悸。当时,他带领攻坚组沿山脊火线强攻推进,快到山顶位置时,指挥员突然下达了迅速撤离命令。

“感觉有股很强的吸力把我们往山顶方向推,风向突然变了,当时我就感到非常不对劲。”刘金刚回忆起当时的危急,“我马上通过对讲机向前指报告,对讲机里大喊‘快撤’,我们便马上转移了。”现场指挥员的有效判断和前指的科学决策让10多人的攻坚组与死神擦肩而过。撤到山下不到半小时,山顶发生爆燃,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既要掌握全局态势,也要兼顾每名指战员的一举一动,必须引进先进技术。”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党委书记田顺柱道出了抓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目标。

森林火灾扑救一直都是世界性难题,火场环境极端、条件恶劣,火情发展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森林消防指战员在处置时如果缺乏科学指挥预判能力,极易发生危险。为此,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长期致力于针对任务分队和参战指战员进行动态跟踪的交互通信应用使用探索,先后引入了基于GPS定位、超短波定位等功能的实时定位系统。随着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建成,厘米级的定位误差让动中联通、动中指挥变成了现实。

“身处极端危险的火场环境中,指挥员必须对每名灭火队员的生命安全负责,保证‘上得去’的前提是必须实现‘联得通’‘定得准’,全域全时的通信联络是高效遂行救援任务的关键”。在增援山西榆社火场担任前线总指挥的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总队长宋新春深有感触。

在这场火灾扑救中,各任务分队通过背负式北斗通信系统每分钟向前指发送实时位置信息,指挥平台对信息进行智能汇总分析,勾勒出了火灾扑救的动态图,结合火情监测对发展趋势进行预测,前指第一时间通过超短波电台对一线灭火人员进行点对点指挥,实现了应急现场远距离通信保障和扁平化通信指挥。同时由总队卫星地面站、电信应急背负式移动4G基站和火场终端卫星基站组成的4G信号通信网实现了4G信号区域性覆盖。这让灭火作战指挥调度真正实现了“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前不久,一辆“大块头”综合通信指挥车开进了总队机关大院,这辆集合了卫星遥感监测、图传指挥、电信基站等模块为一体的移动通信站,为指挥所安上“四轮驱动”。可以预见,未来的灭火救援战场上,一个个跳跃闪烁的信号灯和永不消逝的电波声织就的通信天网,将撑起新时代新起点应急救援能力现代化更加牢不可摧、绚丽夺目的未来。

责任编辑:翟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