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区,随处可见奇乾中队队员自己制作的励志木牌

2019-05-17 中国应急管理报 记者 罗地生
5月的大兴安岭,草木枯黄,寒风瑟瑟。虽已立夏,但北国之春仍然姗姗来迟,林中一些低洼背阴的地方依然覆盖着皑皑白雪。从莫尔道嘎镇到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莫尔道嘎大队七中队的公路已变成了水泥路,但一路上的荒无人烟,公路两旁密密麻麻的白桦树似乎从未改变。

5月的大兴安岭,草木枯黄,寒风瑟瑟。虽已立夏,但北国之春仍然姗姗来迟,林中一些低洼背阴的地方依然覆盖着皑皑白雪。从莫尔道嘎镇到内蒙古森林消防总队大兴安岭支队莫尔道嘎大队七中队的公路已变成了水泥路,但一路上的荒无人烟,公路两旁密密麻麻的白桦树似乎从未改变。

七中队组建于1963年,又称奇乾中队。作为保卫北部原始林区的桥头堡,奇乾中队处于森林灭火的战略前沿。发生森林火灾时,奇乾中队总是第一个出动、第一个达到火场、第一时间投入战斗、最后一个撤离,永远是原始林区的开路先锋。

建队以来,中队先后扑救森林火灾380余起,立下无数汗马功劳。2012年,中队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北疆森林卫士”荣誉称号,林区人民亲切地将他们誉为原始林区的“守护神”。

很少有像奇乾中队这样的队伍:不仅集偏远、寂寞、寒冷等不利因素于一身,还要时刻准备着与火魔战斗。可奇乾中队偏偏在“林海孤岛”扎下了根,自此开启了半个多世纪的坚守历程,默默守护着95万公顷原始森林,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了护卫北疆绿色生态的辉煌篇章。

寂寞是突破极限的动力

队员们每次跑步经过一座大桥时,所有人都向着对面的大山一遍一遍地呐喊,再听着一遍又一遍的回声

汽车颠簸在蜿蜒的林区公路上,奇乾中队也在记者脑海中盘旋:中队所驻守的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腹地,不通电、不通邮、手机常没有信号,被称为“林海孤岛”。队员们是怎样在这里生活、训练的呢?

“到了!”一声兴奋的惊呼,将记者从对奇乾中队的遐想中抽离出来。只见不远处一块木牌上写着“奇乾中队”,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镌刻着“坚守”二字。营房背后的山上,远远可见被翠绿的樟子松包围着的空地上,有“忠诚”两个大字,这是队员们用白桦树拼成的。

“穿过了茫茫大草原,走进了巍巍大兴安。林海深处安了家,家名叫奇乾。”伴随着《家在奇乾》的歌声,中队指导员王永刚带领记者走进了奇乾中队。

蓝天白云下,一排排太阳能电池板闪闪发光。“木刻楞”(木头搭建的小屋)“板夹泥”早已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红瓦白墙的营房和木质仿俄式建筑的菜窖。

营房后面,樟子松挺拔昂扬,阿巴河水碧波荡漾。队员们自己搭建的“绿色长廊”“桦木地图”“白桦书卷”以及一条记录着中队光辉战斗历程的“绿屏战道”,在绿树掩映下“诉说”着中队半个多世纪来的沧桑。

奇乾中队驻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一年四季人迹罕至,距离最近的城镇也有150多公里,每年近6个月大雪封山。正如王永刚所说:“中队的条件已经不算艰苦,面临最大的困难是整个冬天见不到一个陌生人。”

中队二级消防士布约小兵还记得以前队员们每次跑步经过一座大桥时,所有人都向着对面的大山一遍一遍地呐喊,再听着一遍又一遍的回声。一旦遇到晚上停电,寂寞就会像黑夜一样吞噬一切。由于中队不通电,发电机又不能24小时持续不停地工作,太阳能板如果遇上连续的阴雨天,便无法储存足够的电量。因此,停电是常有的事。一旦停电,大家只能打着手电学习。

停电还让中队失去了信号,队员们无法与外界和家人联系。这里成了真正与世隔绝的“孤岛”。中国电信呼伦贝尔分公司总经理柴瑞峰告诉记者,即便到现在,这里的信号也不太好,如果电供应不上,啥信号都没有。柴瑞峰至今都记得中队通手机信号那一刻,战士们给家里打电话时激动落泪的表情。“我们后来在‘忠诚’二字旁边建了一个微基站,但有没有信号得看天,手机要挂在树上打,才能收到信号。”柴瑞峰说。

2009年7月,刚从警校毕业的排长佟发达到中队的第五天就发现了一大喜讯——手机有信号了!这结束了队员们以“月刊”的形式寄情书的日子。从此,排长的手机就成了给队员们与恋人牵线的“红娘”。大家也总结出了打电话的必备条件:天气晴朗,位置固定,打开免提,大声喊话。队员们抱着大树,扯着脖子喊“我爱你、我想你”,有时信号不稳定,对方听不清楚,别的队员也帮着喊几声。

由于信号不好,很多队员与家人打电话时只能问声好,报个平安。2017年,中队有了4G信号,二级消防士王震与家人打通了视频电话。当时,全家人都出现在了屏幕上,画面却突然卡住了,即使这样,王震面对着“全家福”,依旧激动不已。

“这里地处偏远,虽然有网,但毕竟不是与外面的世界真实接触,所以我们致力于营造一种家的氛围。”中队长王德朋说,中队给队员们过集体生日,关心队员的疾苦,组织队员们参加画画、根雕等兴趣小组。既消除寂寞,也磨炼意志。“我习惯了中队的一草一木,队员们待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布约小兵说。

在一次次与火魔的交锋中锤炼意志

在极寒中开展训练是常态

奇乾中队定期组织开展进山入林训练,提升综合救援能力

在奇乾中队,“三班倒”的蚊虫不可怕,无法与外界沟通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惰性。但中队地处偏远心不远,寂寞让队员们走向理智。

无论在漆黑的夜晚还是寒冷的冬日,点名一个不落,起床一分不差,训练质量丝毫不减。队员们还以苦为乐,比如水泵坏了,大家就去河边打冰,在寻找活水的过程中体验乐趣,在解决困难的过程中逐渐成长。

“利用寂寞的时光提升自己,安静的环境反而更利于学习。中队在平时的工作中历来注重文化育人,队员们都想要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王永刚说,奇乾中队很多退役人员进入社会之后,仍会选择读书深造,有的成了企业家,有的考上了公务员。在队员们看来,寂寞真是让人跨越极限的强劲动力。

手抬肩挑造良田建操场

用4年多时间对2米多厚的冻土层进行土壤改良,凭着手抬肩挑,磨秃60多把铁锹,造出了10亩良田、3座温室大棚和1个暖气调温菜窖

奇乾中队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穷地方,苦地方,建功立业好地方。”对于中队所有人来说,守望就是财富,艰苦也是优势。山水之间,寒风之中,面对苦寂的环境,中队一边守护着北疆林海,一边也学会了自强不息和宁静致远。

每名在中队工作过的队员都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路边捡到的一段废铁丝、一颗螺丝钉都是队员们眼中的“至宝”。

司务长蹇江游说:“中队有各种修理人员,因为离城镇比较远,不能等别人来修,花钱也请不来,只能靠自己。”因为只能依靠自己,反而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凝聚力。“中队的每一个人都在积极努力地让别人生活得更好。”王德朋说。

2003年以前,中队吃的是“补给饭”,喝的是“山泉水”,夏天萝卜土豆,冬天咸菜干粮。面对这一情况,中队党支部不把偏远艰苦作为中队发展进步的阻碍,不等不靠,主动作为,带领大家在艰苦条件下创业。

全体指战员用4年多时间对2米多厚的冻土层进行土壤改良,凭着手抬肩挑,磨秃60多把铁锹,造出了10亩良田、3座温室大棚和1个暖气调温菜窖,创造了在全年无霜期不足80天的恶劣环境中实现伙食供应自给自足的奇迹。

“菜窖丰富了我们的菜篮子,如果原始林区在夏季着火,菜窖可以作为前方的中转站,储藏200余人的给养。”王永刚说。

训练是森林消防队伍最基础、最重要的工作。在奇乾中队,训练实在不易。森林腹地没有场地,队员们就在永冻层上打出了水泥地面,平整出了队列训练场,在灌木、杂草丛生的山脚下开设出了400平方米的障碍场、训练场、停机坪。

守护95万公顷原始森林

“即使有心情低落或是情绪不高的时候,我们去后山的战道上唱几首歌也就好了”

2018年,改革转制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后,面对新任务、新要求,中队的训练内容出现了变化,多了专业性训练和岗位训练,日常巡护中也增加了山岳救援演练。现在队员们要处理人民群众遇到的各种突发事件,去年,中队已经投入到民房火灾的扑救中。

“转制改革后,面对综合性应急救援任务,我突然有种恐慌感。只有加紧补课赶队,才能适应岗位需要,才对得起自己班长的职责。”中队四级消防士陈振林说,“有时候我们会组织一些救援模拟演练,从实战化的训练中巩固学到的新技能。”

作为保卫北部原始林区的桥头堡,奇乾中队处于森林灭火的战略前沿。发生森林火灾时,奇乾中队总是第一个出动、第一个达到火场、第一时间投入灭火战斗、最后撤离。建队以来,中队先后参加扑救森林火灾380余次,立下无数汗马功劳,2012年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授予“北疆森林卫士”的荣誉称号。

正如大兴安岭支队政治委员康建有认为的,中队虽然条件艰苦,但指战员苦干不苦熬,苦中有作为,为保护国家生态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

中队的人都说,奇乾的魅力在于外面的人不愿意来,里面的人不愿意走。“来中队快4年了,初入大山的新鲜感过去后,确实有过那么一段难熬的孤独,感觉被文明社会抛弃了。但时间长了,适应了灭火和准备灭火的工作节奏,靠着不断提升自我、超越自我,冲淡了寂寞感,更何况有身边一起摸爬滚打、生死与共的兄弟队友,渐渐也不觉得有什么寂寞和孤独了。”中队四级消防士青伟说。“即使有心情低落或是情绪不高的时候,我们去后山的战道上唱几首歌也就好了。”中队预备消防士赵恩豹说。

见证了奇乾中队的发展历程,被队员们亲切地称为“老班长”的王海告诉记者,在奇乾中队,只要管好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就能体现人生价值。

奇乾中队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总能把接触过的人牢牢“吸”住。负责给中队送菜的当地居民王锡才,被队员们亲切地称为“王哥”。13年来,王锡才跑坏了4辆车,他却说只要中队不换人,他就一直送。柴瑞峰则一直帮助中队解决通信信号问题,“谁都想家啊,队员们坚守在这里,别的我也帮不上忙,只能为他们做这点事了”。

中队守护的原始林海属于雷击火重灾区。每次这片林海遇到火险,队员们都像猛虎一样与火魔肉搏,与死神较量。有一次,队员们在三天四夜没有给养的情况下,始终在火场坚守……奇乾乡的百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都说有奇乾中队在,他们放心。

巍巍兴安岭,热血“火焰蓝”。半个多世纪的守望,让大家深谙坚守和奉献的意义,一代代奇乾人传承着忠诚、坚守、创业、乐观的精神,这片林海也早已融入了他们的青春血脉。就像王永刚所说:“如果大家都不愿意来,那么谁来保护祖国北疆的生态安全呢?总得有人来守护,就让我们来吧!”

(本文配图由温柏志、毛亚团、高飞翔摄)

责任编辑:翟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