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时间的扑火精英

2019-09-27 中国应急管理报 王胜男 俞虹
北方航空护林总站应急工作组是北方地区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时,代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赶赴火场一线,协调指导森林火灾扑救工作,执行火场侦察、应急通信、航行管制等任务的一支航空护林专业队伍。

向媒体记者介绍火场情况

北方航空护林总站应急工作组是北方地区发生重、特大森林火灾时,代表国家森林防火指挥部赶赴火场一线,协调指导森林火灾扑救工作,执行火场侦察、应急通信、航行管制等任务的一支航空护林专业队伍。

装备逐渐精良

北方航空护林总站应急工作组成立初期,只有两三名飞行观察员,没有通信设备和传真设备,也没有地面保障车辆。但他们克服了环境恶劣、工作条件艰苦的困难,完成了一个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不完全统计,北方航空护林总站应急工作组至今已完成大兴安岭砍都河、黑龙江沾河、内蒙古毕拉河以及甘肃迭部、河北抚宁、新疆布尔津、山西沁源等100多起重、特大森林火灾的扑救工作,在火场累计工作230余天,实施空中侦察700余次。

扑火决策指挥中及时掌握第一手火情信息至关重要。收集火情信息是应急工作组的重要职责之一。

2006年,在黑龙江嫩江嘎拉山火场,火场东北线被浓烟笼罩,因不明情况,当地扑火人员误认为火线前方已无扑火依托。在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应急工作组飞行观察员通过乘机观察,发现一条地形图上未标注的简易公路,确认可作为依托实施扑火,并及时向前指汇报了这一重要情况。

这一信息为地面扑火人员提供了沿路布防的最佳位置并争取了最佳时机。

在森林火灾扑救中,飞机至今都是稀缺资源。飞机的调动和使用效率是影响重、特大森林火灾扑救工作的关键因素之一。现场调度指挥火场飞行工作是应急工作组的核心任务。2018年6月,内蒙古大兴安岭汗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生雷击森林火灾,当地地形复杂、植被茂密、路网密度极低。应急工作组抵达扑火前指后,为使有限的飞机资源最大限度发挥作用,现场协调空军长春指挥所,临时向涉及火场飞行的有关航站下放飞行管制权,有效提高了飞行计划的报审效率。

扑火救灾见精神

在火场一线,时间就是生命。应急工作组昼夜兼程地行进在林区便道上,他们追逐时间,为前指提供有效的火场信息,为前线作战队伍提供科学保障。

在内蒙古毕拉河火场,应急工作组在风雨交加、气温零下5摄氏度的寒冷天气里,住在野外搭建的临时帐篷里,在连续3天坚持每天12小时以上的工作强度下,完成了工作任务。

在甘肃迭部火场,应急工作组在接近飞机升空极限的4000米高空,努力克服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不适,带着氧气袋,坚持飞行作业,接连9天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完成了赴火场各项工作任务。

每次任务中,最难的还是应对精神上和心理上的考验。

2006年5月,我国相继发生了两起航空护林飞机失事事件。这些事件当时在乘机工作人员中引起极大恐慌。然而,林火扑救不容耽搁。应急工作组飞行观察员不顾自身安危,用铁的纪律凝聚铁的意志,奋战在火场一线。

责任编辑:翟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