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旗在脱贫攻坚一线高高飘扬

2020-11-19 中国应急管理报 记者 李坤芳
党旗在脱贫攻坚一线高高飘扬本报记者李坤芳在脱贫攻坚路上,马飞经历过不少事,尤其是第一次见面会时被村民在背后踢箩筐的事,他一直都记得很清楚。马飞是辽宁省辽阳市应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从2014年8月开始,就在辽阳市灯塔市西大窑镇西大窑村当驻村第一书记。2014年,西大窑村被确定为省级贫困村。马飞入户走访...

image.png

云南省地震局基层党组织与挂联帮扶对象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黎明傈僳族乡黎明村党总支联建共建 冯韬 摄

在脱贫攻坚路上,马飞经历过不少事,尤其是第一次见面会时被村民在背后踢箩筐的事,他一直都记得很清楚。

马飞是辽宁省辽阳市应急管理局办公室主任,从2014年8月开始,就在辽阳市灯塔市西大窑镇西大窑村当驻村第一书记。2014年,西大窑村被确定为省级贫困村。

马飞入户走访时,村民听说他是从市里大机关来的,有的让帮忙修房,有的让给点钱,还有的让帮孩子找个对象……村民们说得口干舌燥,却没从马飞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啥事也办不了还扶什么贫?”看着马飞远去的背影,一名村民踢飞了碍眼的箩筐。

而今,西大窑村早已实现脱贫摘帽。2019年,村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1万元。

这样的变化,在全国许多地方发生,其背后是脱贫攻坚的巨大成果。

脱贫攻坚是习近平总书记心里最牵挂的一件大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集中精力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

2016年至2019年,我国超过5000万农村贫困人口摆脱绝对贫困;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的4.5%下降至2019年的0.6%,区域性整体贫困基本得到了解决;全国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由2016年的4124元增加到2019年的9057元,年均增幅30%。全国贫困县只剩52个,贫困人口去年底仅有551万。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强调,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要再接再厉、

一鼓作气,确保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奠定坚实基础。

在脱贫攻坚一线,应急管理系统充分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紧紧结合职责,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贡献力量。

党组织筑牢战斗堡垒

党支部结对帮扶,扶贫先扶志

扶贫先扶志。搬开了观念的绊脚石,才能转变思想,彻底拔掉穷根。

在天津市宁河区宁河镇前帮道沽村的党群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有一间房间名叫“农家书屋”,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书籍。这个书屋是天津市应急管理局在定点帮扶前帮道沽村时建的。同样的书屋,宁河镇张辛村也有一个。

前帮道沽村党支部书记姜凯峰说:“这个书屋白天、晚上都会开放,很多村民都来找感兴趣的书看。”

建农家书屋是天津市应急管理局帮扶组为两村扶智、加强党建文化建设所做的事情之一。

他们还在两村分别开展了“安全进村”宣传活动。帮扶组与两村两委班子成员走街串巷,把安全知识宣传品逐一发放给村民,并在村道和宣传墙旁向村民讲解恶劣天气下防洪救灾、防车辆事故、防溺水、防硫化氢中毒、防火、防触电等安全知识,动员村民积极参与到全民懂安全行动中来。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皮山农场十一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应急管理局工作队开办了职工夜校,开展了“三互”活动(即三人一组,互学、互帮、互教),利用点滴时间组织职工群众学汉语、学政策、学技能。

工作队还组织建设了职工群众图书阅览室和文化大舞台,组建了政策宣讲组、文化宣传队、威风锣鼓队、舞蹈队和篮球队,采取宣、唱、说、演、教等多种方式,通过寓教于乐的群众性文化活动激发职工群众转观念、谋致富的内生动力,彻底阻断精神贫困之源。

陕西省地震局扶贫工作队把扶贫工作的重点放到了引导村民主动脱贫致富上,入户宣讲党的惠农政策,帮助他们详细算算经济账,转变贫困户观念,从“要我脱贫”转变为“我要脱贫”。经过多年来的努力,他们帮扶的荫沟村117户397名贫困群众脱离贫困,贫困发生率由以前的33%下降到2019年末的0.95%,退出了贫困村行列。

应急管理系统各级党组织结合实际,坚持问题导向,创新方式方法,高质量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贵州省应急管理厅提出从推进党建扶贫,盯紧目标、调整打法,集中精力全面落实“两不愁三保障”,推进产业革命、完善基础设施,扶贫和扶志、扶智相结合等方面下功夫,统筹资源把对罗甸县凤亭乡交吾村的帮扶工作做实。该厅实行“厅领导联乡到村,党支部联村到组,党员干部联组到户”的帮扶机制,集中统筹该厅帮扶的2个乡、5个村的资源,优先加大对交吾村的财物投入,帮扶最困难的群众。

通过贵州省应急管理厅一年多的倾心帮扶,交吾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村里人人都知道贫困户有“三金”:租地拿租金,入股拿股金,就业拿薪金,贫困发生率降至1.91%。如今,村民舒心了、干部团结了、环境改善了,全村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

交吾村六组党员谢永力的一首打油诗在村民口中流传:“喜庆交吾二零年,紧跟脱贫换新颜;水泥浇筑幸福路,整洁环境舒人心;发展香果增收入,群众致富笑开颜。”

四川省南江县应急管理局完善“党建+安全监管+应急救援+脱贫攻坚”新机制,成立6个脱贫攻坚党员志愿服务队,着力解决帮扶村庄技术缺乏、交通困难、安全保障不足等问题,切实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2019年,山西煤监局晋城监察分局积极实施“消费扶贫”,号召每名帮扶党员干部在深入了解贫困户的基础上,采购贫困户的白面、小米等农产品,形成帮扶村消费扶贫新模式。分局党员先后向村民购买了440公斤小米、500公斤白面。同时,许多党员干部还留下了贫困户的联系方式,明确了长期购买渠道,为贫困户增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为贫困户打开了销售渠道,有效破解了农户与市场对接“最后一公里”难题,大大调动了当地贫困户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实现了帮扶模式从传统“输血”向持续“造血”的转变,激发了贫困群众的脱贫内生动力。

云南省消防救援总队在全省范围内实施了消防宣传精准帮扶计划,广泛开展面向老、弱、病、残、孤寡等特殊群体的消防安全宣传教育活动,增强全省特殊群体的消防安全意识,提升其自防自救能力。

党员干部争当先锋模范

把群众放在心上,办好每一件小事

“他始终把群众放在心上,和老百姓坐在一条板凳上。”这是和谢留强共同扶贫多年的山西省阳高县鳌石乡党委书记尉武华对他的评价。自2011年作为挂职干部、担任阳高县副县长起,谢留强就与扶贫工作结下不解之缘。

谢留强的办公室里长年放着一顶草帽,熟悉他的人知道那是他的“标配”。他的宿舍里有“三多”:药多、小米多、扶贫资料多。挂职以来,肠胃病越来越多地困扰着他,准时服药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10年来,他把田间地头当成办公室,长年累月下山沟、奔地头,六棱山下有他的脚印,桑干河旁有他的身影。他走遍阳高县所有12个乡镇的197个村,用不知疲倦的双脚为群众找脱贫路、蹚希望路,把多少年来群众端在手里的“破饭碗”变成“金饭碗”。他一心扶贫,四次申请延期挂职,助推一个个扶贫工程陆续落地、一个个利民项目相继实施、一批批群众摆脱贫困。

在脱贫攻坚战役中,有许许多多像谢留强这样的党员,他们是应急管理系统普普通通的一员,却像一面面旗帜,激励着其他人。

“作为一名扶贫干部,在脱贫攻坚战中不一定要做出多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但要竭尽全力办好每一件小事,帮助贫困户早日脱贫,过上小康生活,这就是我们基层干部的使命所在。”这是马飞经常说的一段话。6年来,马飞扎根乡村,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奉献给了脱贫攻坚工作。

蔡清清是云南普洱市应急管理局的驻村扶贫干部。2018年3月,她来到镇沅县田坝乡联合村成为驻村工作队队员。2019年2月,她所驻村的贫困户通过脱贫验收。2019年8月1日,她被调到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糯扎渡镇雅口村继续驻村。

“第一个村脱贫后,我本以为可以回去了,没想到被调到雅口村继续驻村,当时我快崩溃了,但我很快就调整好情绪继续做好工作。”蔡清清说。她和另一名驻村干部把村里的脱贫项目茨竹笋宣传了出去。目前该村已经开发了8000亩茨竹林,每亩每年有300公斤的产量。

四川省应急管理系统的7名扶贫干部,扎根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的5个贫困村,贡献智慧、挥洒汗水,为脱贫攻坚贡献应急力量。

四川省应急管理厅派遣到甘哈觉莫村担任副书记的张隽来到甘哈觉莫村后,发现村里没有电商平台,而喜德县的电商和物流比较滞后,新鲜农产品必须到西昌发货,成本太高。在张隽的努力下,电子商务来到了甘哈觉莫村,与农村产业融合,带动了群众致富。

可正当一切进展顺利的时候,张隽却突然病倒了。医院先后下达了2次病危通知书。但经过抢救手术治疗和短暂恢复后,他坚持重返脱贫攻坚一线。甘哈觉莫村村民都知道,他们的“张书记”是累病的。他用脚步丈量出的村情户情,换来了群众一声声亲切的“张书记”。

在喜德县光明镇马厂村,扶贫干部培养了一批致富带头人。养羊带头人、养牛带头人、养蜂带头人、养猪带头人……一个个致富带头人在村民心中树起了典型、立起了标杆,村民的内生动力被充分激发,在思想上实现了从“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的转变,脱贫致富的劲头越来越足。

(本报记者贾振、富强、罗地生、刘岩、罗雄鹰,通讯员李茂义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张长山